科研領域

1.致力于畜禽營養物質利用機理及營養物質之間的相互關系研究。

動物需要什么、為什么需要,是營養研究的基礎,經過一個多世紀,營養學研究已進入較深層次,已證明各種動物均不同程度需要大約50種以上的必需營養素,這些養分的營養功能和缺乏癥均已完全弄清楚,而各種營養素之間相互關系成為營養學研究的焦點問題。

營養物質之間的相互關系歸納為兩個方面,即協同作用和拮抗作用,有些營養物質之間,如能量一蛋白質,鈣一磷,維生素E和硒等,相互間關系已完全弄清楚,并在生產中廣泛應用,但應用效果怎樣?能量如何影響進食量,高銅、高鋅均可刺激豬生長,但加入如此高劑量的金屬元素,對動物負作用有多大,對其它養分利用率的影響如何,對維生素能破壞多少,對適口性有無影響等等,確實很少有人考慮,在幾十種營養成分中,如何充分發揮每一種營養素的最佳功能,處理好彼此之間的相互關系,生產中如何把握,是近代營養學研究和推廣應用的焦點。

2. 致力于畜禽營養素需要量和標準化研究。

關于畜禽營養需要量,不同國家均已制定出飼養標準,如NRC、ARC、《中國標準》,但這些標準怎樣適應于每一個企業,變成企業產品標準,產品標準如何適應國內飼養業及畜禽品種,使動物能按需供給營養素,是飼料企業技術工作者最大的困惑。改革開放20余年,我國引進了幾乎世界上所有最先進畜禽品種,其中有些畜種,如AA肉雞、原種及其三元雜交豬,大多數蛋雞均按進口品種標準飼養;而另一些畜種,如:肉牛,奶牛、羊和大部分豬和部分肉雞,則根據中國實際進行了雜交改良,如:利木贊魯西黃牛、肉雞蛋雞,進口豬地方豬、波爾山羊地方羊,這些雜交組合不同,程度不同,營養需要量差異很大,例如:用AA肉仔雞與商品蛋雞雜交后的,所謂“小肉食雞”,其營養需要應該采用什么標準?是否能按“肉雞+蛋雞”平均數供給?如何針對不同畜禽品種,根據不同地區飼料資源和飼養管理方式確定商品飼料及產品標準是最大的難題,研究動物需要量和供給量之間關系,合理解決“供”與“求”矛盾極為重要,也是在今后畜牧業生產實踐中必須解決的問題。

3. 致力于動物整體與內外環境的穩恒研究,應用營養調控技術、提高養分利用率。

動物本身是一個開放的機體,機體的機能正常發揮由內、外兩個環境所決定。內、外環境的穩恒控制是保障畜禽正常生產和生活的前提,仔豬腹瀉是一種臨床病癥,是機體內、外環境對水吸收穩恒機制破壞導致的,這種平衡狀態的打破,可能是外源病理性的,異物刺激性的,也可能是機體內部感染或生理性的;褐殼蛋雞蛋殼褪色與蛋雞內分泌失調、泄殖腔炎癥有關,而內分泌失調來源于各種應激反應,疾病、光照、營養失衡均是誘因。通過營養調控,保證營養均衡供應,促進動物對內、外環境穩恒控制,亦是營養學界研究的又一重要領域。

4. 致力于飼料科學研究與資源綜合利用,充分開發每一種原料的飼用價值。

關于飼料營養價值、養分含量,飼料原料的標準,國家進行了多次修訂,并日臻完善,然而中國如此之大,不同地區、不同資源條件下,飼料營養價值、利用方式各異。在設計日糧配方時,飼料原料營養成分大都依據《中國飼料成分及營養價值表》、相應數據庫或企業自身測定的常規營養成分進行調整,因此指標的準確性受到限制。另一方面,對飼料原料特性,飼料飼用價值開發應用不夠,人們思想中一直存在,“一種飼料替代另一種飼料的觀念,”“玉米-豆粕-魚粉”日糧被視為最佳日糧組合,因此,“小麥替代玉米” 、“棉粕代替豆粕”、“肉骨粉替代魚粉”的觀念很深,其不知任何兩種飼料都不可替代,每種飼料原料各有其優缺點,營養上如何互補,缺陷怎樣彌補是關鍵技術,怎樣掌握好每一種原料的飼用價值,根據“價值一價格”動態變化,優化產品配,是飼料企業必需遵從的規律。

5. 致力于飼料養分有效利用率和營養抑制因子研究,并根據可利用養分含量評定飼料營養價值。

眾多技術資料中都闡明,用飼料有效養分平衡日糧更為合理,例如:利用有效氨基酸調整日糧配方,雞用代謝能,豬用消化能,牛用凈能,在大多數畜禽飼養標準中都標示了有效磷需要量,然而我們所用的飼料原料各種養分有效性差別極大,不同日糧組合。不同營養水平、不同生理狀態其利用率也不同,飼料中自身存在的抗營養物質也可嚴重影響利用率,在以工業副產品為主的我國飼料工業產品生產過程中,養分有效性和營養抑制因子處理方面的研究,仍有待于加大力度。

6. 致力于飼料添加劑研究與科學應用。

在我國營養性添加劑的應用,大都僅限于營養價值研究,規定的需要量基本都是在標準化畜牧生產狀態下標準需要量,營養素之間的相互作用,營養以外的問題研究很少,應用更少。例如:營養與保健、營養與免疫、營養與進食量……這些研究和應用將成為熱點問題。

非營養性添加劑的應用,限于表現性狀研究較多,實質效果研究較少,在此類添加劑開發應用中,應圍繞畜產品及飼料安全生產為核心,科學合理利用好每根據一種非營養性添加劑。在目前我國允許使用的各類生長促進劑中,企業應用規則性差,要做到對抗生素、球蟲抑制劑、酶和微生態制劑及其它非營養性添加劑進行合理應用,決不能脫離畜產品無藥殘和飼料安全生產問題,在營養調控一動物保健一藥物預防和前期治療中,都應遵循這一規則。

7. 根據中國養殖業實際,致力于畜禽飼養環境與營養關系研究。

在飼料工業和畜牧業發展過程中,養殖技術和飼料供應都應經歷以下三個階段:①傳統飼養方式——單一飼料供應②半集約化飼養方式——混合飼料供應③全集約化飼養方式——全價飼料供應。

目前我國飼養方式幾乎全部是傳統飼養和半集約化飼養模式,在幾乎無法控制的畜禽生產環境中,飼養世界一流的畜禽優良品種,畜禽生產和生活對環境的不適應,導致其對營養物質的利用率、需求量都發生巨大變化,應激是必然的,研究環境與營養方向的相關性,確定應激狀態下畜禽營養物質需要量至關重要。

8. 致力于實現飼料配方優化和對生產實踐的適應性研究。

飼料配方應依據以下因素,不斷修改。①原料種類、批次②養分有效利用率③畜禽不同品種和生理階段④生產環境與飼養方式⑤飼料加工對養分利用率影響⑥飼料企業生產水平和養殖業水平。


    

網站導航